深圳市精盛數控機床有限公司歡迎您!

全國統一熱線:
0755-27261383

EN

友情鏈接/FRIENDSHIP LINK

 企業視頻  丨  在線詢價  丨  資料下載  

聯系我們/CONTACT

聯系電話:0755-27261383(陸先生)
傳       真:0755-27684810
聯系Q Q:854861515
電子郵箱:Lsb219_
Js@163.com
辦公地址:深圳市寶安區沙井街道同富裕工業園雪華鈴新廠區一樓102

查看手機端

Copyright   2018  深圳市精盛數控機床有限公司   粵ICP備18038489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龍崗

>
陳惠仁:對當前困難形勢的認識應保持理性客觀

新聞資訊

News

陳惠仁:對當前困難形勢的認識應保持理性客觀

瀏覽量

現在無論是中國機床產業還是中國制造業都處在一個時間窗口,既是一個結束,又在期待開始;既是個敏感和關鍵的時間點,也是個總結過去思考未來的契機。

 

    這個時間窗口有著許多標志性事件,例如,第十二個五年規劃即將執行完畢,國家推出“十三五”規劃之時;“一帶一路”國家戰略展開下一輪“走出去”宏偉藍圖,亞投行順利建成為亞洲區域基礎設施建設提供金融支持之時;國務院高調推出《中國制造2025》戰略,智能制造成為下一輪政策導向的風口產業之時;以及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深度融合,正在引發影響深遠的產業變革之時;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宏觀經濟運行正在持續降速的過程中接受考驗之時。上述一系列重要機遇和挑戰的時間點,形成了當今中國機床工業轉型升級、探索由大變強的時代背景,這時候的觀察與判斷將直接影響未來道路的選擇和產業的命運,而此時也正是思想活躍、議論風生、見仁見智的一個特殊時期。

 

    為此,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傳媒部記者對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常務副理事長兼秘書長陳惠仁先生進行了專訪,請他對當今中國機床工業的現實境遇和矛盾問題進行梳理和分析。

 


      第一:形勢判斷  

 

    傳媒部記者:中國經濟增速從2011年下半年起告別過去近10年年均10%左右的高速增長,回落到年增長率7%左右,宏觀上呈現出從高速增長轉為中高速增長的新常態。在此期間,國內機床工具市場需求總量經歷了一個持續的跌落過程,行業遇到了許多困難,具體情況和形勢如何?

 

     陳惠仁:就行業整體而言,我國機床工具制造業的下行始于2011年下半年,至今已經整整持續了4年時間。行業下行的直接原因是國內機床消費市場發生了顯著且持續的變化,而市場變化的基本特征表現為兩個方面:一方面是需求總量的明顯減少,另一方面則是需求結構的顯著升級。

 

     據協會統計數據,與開始下行的2011年相比,2014年國內機床市場消費總額下降了18.6%。必須指出,市場需求總量的下降是結構性的,即低檔通用型產品的需求下降最為突出,屬于大幅下降,甚至稱為“斷崖式”下跌也不為過。而這一類產品的市場恰恰是我國機床產業過去賴以實現高速增長的主要依托。我們在這一市場領域長期占據絕對主導的市場份額,因此該類市場需求的大幅下降,給大部分國內機床工具制造企業帶來極大的沖擊。因此4年來,行業企業一直承受著巨大的下行壓力,并且從目前情況看,這種下行壓力還在進一步加大。

 

    根據協會重點聯系網絡的統計數據,今年上半年,金屬加工機床新增訂單同比下降6.3%,主營業務收入同比下降6.4%,機床產量同比下降15.3%,利潤總額同比下降29.9%,其中金切機床領域的利潤總額更是同比下降了207.1%。今年上半年,全行業虧損企業已占四成(39.4%),其中金切機床領域企業虧損面已接近一半(48.6%)。由此可見,上半年除出口指標(同比增長2.3%)外,全部呈下降走勢。在持續下行的壓力下,部分行業企業經營困難,少數企業已處于半停產甚至停產狀態。

 

    同時必須指出:下行壓力持續加大和經營困難,不能代表行業現狀的全貌。要全面準確地判斷行業形勢,必須從多角度、多層次進行觀察和分析,在剛剛結束的協會理事長工作會議上,我代表協會對行業現狀提出了四點基本判斷,并對今明兩年的行業走勢做出了四點基本估計。

 

     對現狀的基本判斷是,第一:行業主體仍然處于下行區間,并且下行壓力進一步加大;第二:需求總量明顯減少、需求結構顯著升級的市場變化基本特征日益明顯;第三:多方面的行業結構分化開始顯現;第四:行業轉型調整過程中呈現積極變化。

 

    對今明兩年的基本估計是,第一,中國機床市場偏向消費的基本特征和變化趨勢將更加明顯;第二,行業運行還將承受更大的下行壓力;第三,市場格局、企業競爭的結構性分化將進一步顯現;第四,政府和企業的積極作為將有效對沖下行壓力。

 

    傳媒部記者:在經歷了10年高速增長之后,機床行業陷入了4年持續下滑的逆境。按理說還是處在能夠接受的上下波動區間,但我們很多人已經覺得受不了,沒有思想準備,所以大家很關注底在哪兒。因為觸底會回升,情況不會更壞。但這畢竟是感性的表達和反應,那么導致這些困難甚至危機的深層原因到底是什么?

 

    陳惠仁:我們對當前困難形勢的認識應該保持理性客觀。用“危機”一詞來形容有點兒過,叫調整更合適。因為這是經濟發展規律所決定的一個必然的階段,從長期角度看問題,調整是正常的,甚至是必須的。歷史發展的邏輯不會是一條直線,經濟增長也是上下波動式的。

 

    跟發達國家相比,我國機床工具產業發展還處于初級階段,任何一個發達國家的機床行業不可能有我們行業這么多數量的機床廠家。以日本為例,和二三十年前相比,日本機床廠的數量減少了一半。按照這個發展趨勢,中國機床企業在結構調整中將經歷一輪嚴苛的優勝劣汰。事實上,這一調整正在隨著形勢變化而展開。

 

    正如調整之初2011年10月,我們在機床協會常務理事擴大會上做出的判斷:行業已經開始進入新的歷史發展階段,并預計到這個階段的基本特征之一,就是企業的分化和重組。無論從歷史的角度,還是從發展的角度看,這樣一個淘汰的過程是遲早要經歷的,繞不過去,也不會舒舒服服就實現。而當前經濟環境的變化就是一種外在推動力,在其作用下行業結構進行深度的調整。

 

    調整中出現的問題和困難有許多,要透過現象看本質。表面上看是需求嚴重不足,實際上還是低端過剩和高端不足的結構性矛盾難以解決,是國內市場需求結構的快速升級與機床行業不能適應和滿足這種需求的矛盾。現在看這個結構性問題,依然是主要矛盾。

 

    造成結構性缺陷的原因,一是過去多年來,尤其是最近10年來,粗放式經濟發展方式追求以量的擴張為優先。這樣一個大的經濟環境對我們行業的影響很大,單純追求量,而忽視了質的發展。二是機床企業多年來的戰略趨同現象,造成了企業無論大小輕重,幾乎都是以“做大做強”為戰略追求,戰略趨同帶來的后果就是低端產品的同質化競爭。三是多年來制造業的發展生態存在不健康因素,突出特征就是浮躁,靜不下去,穩不下來,風風火火,祈望一日暴富。例如看到重型機床好賣,就一窩蜂去搞重型,弄得重型機床很快就嚴重過剩。

 


     第二:問題分析

 

    傳媒部記者:中國機床行業確實一次次咽下了結構性缺陷的苦果,現在外部經濟環境也在倒逼我們調整升級。其實“高端失守,低端混戰”之痛早已是行業痼疾,大家不是沒有認識,也不是沒有努力,但為何且敗且戰,又且戰且敗呢?

 

   陳惠仁:正如2011年底我們在協會常務理事擴大會上指出的,“不可否認,市場環境的顯著變化是導致目前行業面臨困難局面的直接原因,但是我們也必須清醒地認識到,在行業過去10余年的高速發展進程中,由于受到經濟發展大環境的驅動和裹挾,以及行業發展階段性的限制,發展方式轉變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相對于規模增長的巨大成就而言,結構調整則明顯滯后。這是不容回避的又一重要原因,也可以說是更具根本性的原因。

 

    4年之后的現實境況,起碼從兩個方面印證了當時的判斷。一個方面是外部環境的結構性失衡愈加嚴重,由于發展方式轉變緩慢,宏觀經濟的突出矛盾和問題集中表現在經濟資源的脫實向虛,經濟體征的實冷虛熱。另一個方面是許多企業受累于前期規模擴張過猛,產能過剩,效益下滑更甚,顯然是結構調整滯后帶來的惡果。

 

    可見,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及企業結構調整升級,是根本性的問題。而前者具有外部的、客觀的屬性,是不以我們的意志為轉移的。后者則具有內部的、主觀的屬性,是能夠通過我們的努力而改變的。這正是行業在新的歷史發展階段所面臨的主要任務所在。

 

    傳媒部記者:如今我們深陷困局,調整升級已成華山一條路,怎樣才能化被動為主動呢?

 

     陳惠仁:我國機床工具行業已經到了爬坡過坎、滾石上山的關鍵時期,是否能在這輪嚴酷的調整中走出來,關鍵取決于企業資源的投向。企業資源投向取決于企業家,而首要的是企業家對問題和出路的認識。現圍繞這一問題談點個人看法。

 

    (1)關于硬問題和軟問題。技術設備、營銷手段、競爭條件、優秀人才等等,算是硬問題,花錢是可以解決的;而企業制度、文化、機制、氛圍,是軟問題,靠花錢解決不了。可見,軟問題是企業轉型升級的主要問題,是矛盾的主要方面,解決起來需要時間和精力。所以,解決軟問題是硬任務。

   (2)關于同質化和差異化。通常我們認為從低端產品向高端產品的升級,就是解決生存發展的路徑,其實關鍵問題并不止于此。比較起低端化來,同質化才是我們與國際先進更本質的差距。因為低端產品也能夠依仗差異化獲得生存空間,而差異化生存才是健康的產業生態。即使做高端產品,也要避免一哄而上、盲目跟風。

   (3)關于廣度與深度。千山萬水、千家萬戶的市場策略,是在廣度上做文章。而個性化訂制、為用戶提供全套解決方案等,是在市場深度上下功夫。目前,一些企業已經在面上適當收縮,因為僅僅有廣度無助于企業的升級,還是在走量的擴張的老路。

   (4)顛覆性創新和持續性改善。事實上,顛覆性創新是百年難遇的高級別創新,而相對于顛覆性創新,對于制造業這樣一個需要扎實基本功的行業,持續性改善也許更行之有效。一些歐洲、日本制造業的百年老企業都在談改善、積累,積小勝而大勝的持續性改善正是這些優秀制造企業的靈魂。而我們常說彎道超車,喜歡畢其功于一役,喜歡“顛覆”,結果是做了許多夾生飯,欲速則不達。

   (5)從“能做”到“做好”。做高端產品,一是要能做;二是要做好。“能做”固然重要,而“做好”尤其不易,要把更多精力放在“做好”環節上。而不是熊瞎子掰苞米,滿足于顯示科研成果,便不再向“做好”努力了。

 


      第三:政策探究   

 

    傳媒部記者:在探討了行業發展所處的外部環境與成因,以及內部變革所需厘清的認識問題后,還想就產業政策聽聽您的看法。

 

    陳惠仁:關于機床工業的產業政策值得討論。盡管國家一直高度重視數控機床產業的發展,多年來各級政府都對數控機床產業的發展給予了大力支持,但是時至今日,我國數控機床產業與發達國家相比仍有較大綜合差距,尤其是在高檔產品和核心技術方面差距巨大,國家許多重點產業領域所需的高檔機床裝備還嚴重依賴進口。形成這種被動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需要產業自身繼續做出全面的努力,但是國家產業政策思路的適當調整也是十分必要的。

 

     眾所周知,在我國,數控機床產業早已是一個充分競爭性產業,數控機床市場也是一個完全開放的市場,甚至對許多高檔產品的進口還給予了減免稅收的政策優惠。必須承認,上述政策環境對于我國數控機床產業開拓視野、擴大交流、主動融入全球產業合作和競爭,并在合作與競爭中發展進步發揮了積極的推動作用,但是同時也產生了相當程度的負面效果,其中最突出的是在相當程度上抑制了國產高檔數控機床產品的進步和發展。

 

    除了少數企業的少數品種,目前我們在高檔產品和核心技術方面與發達國家仍然差距巨大,因此無法與國外強手在充分市場化的環境下同臺競爭,在國外強手的巨大優勢面前,我們在自家的市場上幾乎被壓得抬不起頭來。

 

     因此,我們認為,在高檔產品和核心技術領域,當前階段還不適宜采取完全市場化的政策方針,國家應給予適當的產業保護,以減緩國產高檔產品和核心技術的市場壓力,使其在適當的保護中逐步形成參與充分市場化競爭的能力。

 

    同時我們還認為,以往國家政策多著眼于財政補貼手段,而西方發達國家更長于采取稅收手段提供支持。在這方面,我國政府有必要考慮適當借鑒。目前,協會正在編制《中國機床工具2020》規劃,主要目的一是為企業制定“十三五”規劃提供參考;二是向政府制定產業政策提點建議。其中重要的一條就是建議采取相應的降低增值稅等鼓勵政策。

国内精品久久久久久影院_最好看的最新中文字幕_国产成本人片无码免费